天京 - 情人節
※此篇為天京,雷者請勿觀看。
※此篇非H,雷者請勿觀看。
※角色崩壞可能有。
※文筆差有。
※命名技術差有。( 淚灑
※出新作速度慢有。( 狗咩 ( ?
※自行腦捕有

---- 分隔線安安0w< ----

情人節,是屬於對對情侶們的佳節,但也是屬於單身人口的悲劇節日。

雷門國中更是掀起了一股『告白&巧克力風潮』,也就是說,在情人節也有許多情侶們誕生。
會不會有人收巧克力收膩了呢?
 
答案是有的。
 
情人節一早,藍髮男孩悠悠的踏入校園,一踏進去,身上便立即佈滿女孩子的仰慕目光。
藍髮男孩立即感覺到那些目光,便低下頭快步走進置鞋區。
男孩眼裡閃爍著感覺到異樣的眼光,他握住自己鞋櫃上的把手,迅速打開後立即倒退一步。

『轟隆隆隆隆...碰!』一堆巧克力和情書從鞋櫃裡掉下來,掉在男孩的腳前形成一座小山。
「......」男孩有一頭深藍色的頭髮,最大的特徵是兩耳旁有著螺旋狀的捲毛。
 
沒錯,那個男孩就是現任雷門十一人的王牌射手–劍城京介。
 
劍城撿起腳前的一盒巧克力,便察覺到那正是情人節巧克力。
劍城嘆了一口氣,幸好他身旁沒人,如果被看到的話那他面子擺哪去?
「京~~~~~~介~~~~~~~~~~」距離自己五公尺的地方傳來一陣叫聲。
眼看一名棕髮男孩飛也似的衝到(不對,是殺到OAO)自己面前緊緊抱住自己,緊到自己不能呼吸......
「痛!...松風天馬...給我放開!」劍城甩開天馬那足足到殺人級別的手,對著他咆哮著。
「幹嘛這樣嘛!京介!我對你道個早安也不行嗎?」「早你個頭!抱那麼緊,你想殺人嗎?!」
松風用他的大眼看著劍城,劍城則是回以冷酷的眼光。
「唉呦哪有那麼緊,京介你太大驚小怪了啦!話說這是什麼?」天馬說完,便拿起一盒巧克力端詳著。
「劍城君你好,我是二年二班的蒼井優美(【註】)。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收下...吶,京介,這擺明是
情人節巧克力嘛!」「嗯,我對巧克力沒興趣。」「那這些怎麼處理?」
「難不成你要吃?」「好啊,我拿十盒就好~」「恩,另外的就給哥哥吃吧,吃剩的只能丟掉了。」
「不然剩下的給我,我分給信助吃?」「...隨便你。」「那,情書怎麼辦?」
天馬看向另外成山的情書問。
「我拿回去吧,看完再一一回信。」「咦!!!!?怎麼這樣?丟掉就好啦!」
「如果你給我生日卡片,我直接把他丟到垃圾桶,你喜歡嗎?」「...喔...」

處理完巧克力後,劍城和天馬便去上課,直到了放學後的練球時間。

「圓堂教練,我今天不練球了。」「咦?怎麼了嗎?」「今天醫院要做健康檢查,我得過去一趟。」
「啊,是你哥哥嗎?」「嗯。」「喔好,那你就先去吧!」「謝謝教練。」
天馬從頭到尾一直都盯著劍城,他知道,戀人在說謊。劍城優一根本沒對他和戀人提過健康檢查的事。
天馬回過神,發現劍城已經走到校門口了。
『不行,一定要去問問看!』天馬心裡想著。
「圓堂教練!我去上廁所!」「喔!快去快回!」
天馬以上廁所為由跑了出去,渴望著戀人的背影,終於,他看到戀人的背影出現在路口。
「京介!!!」「松風?!你跑來這做什麼?不是要練球嗎?」
「這是我要說的話吧?優一哥根本不用做什麼健康檢查,你到底要做什麼?!」
「...不關你的事。」「什麼?」「我的私生活你應該管不著吧?!」
劍城激動的看著天馬,天馬知道,他讓戀人生氣了...
「...對不起...」天馬哽咽的說完話,轉過身,「是啊,我根本沒資格管京介的生活,哈哈...我真傻...」
「松風...」「抱歉,京介,是我太愛管閒事了,我去練球囉。」語畢,天馬便快速離去,他沒注意到,
戀人從頭到尾手上都拿著一袋東西。
 
那是,做造型巧克力的材料和道具。
 
「糟糕...」劍城靠著牆壁緩緩坐下,「惹他傷心了嗎...抱歉,天馬。」劍城喃喃自語。
 
/

隔日。
 
棕髮男孩悠悠地踏進校門,臉上失去了以往的精神,靜靜的,垂著頭走進置鞋區。
男孩把鞋子放進鞋櫃,眼尾瞥了一眼隔壁標著某人名字的置物櫃,嘆了一口氣,把蓋子蓋上。
轉過身,準備上樓時,突然,身後有股力量抱住自己的腰。
 
熟悉的熱氣、熟悉的體溫、熟悉的膚色、熟悉的–聲音。

「抱歉,天馬。」劍城抱著天馬說著自己昨晚最想說的話。
「京介...」天馬知道,會對自己做這種動作的,只有屬於自己的–“那個人”
天馬甩開抱著自己的手,回過身,換成自己抱著剛剛在身後的人兒,後者則把頭埋進對方的胸口,
一人感受對方的體溫,一人傾聽對方的心跳。
抱了許久,天馬放開劍城,劍城打開自己的書包,把裡面的東西塞到天馬的手中。
天馬看向那個東西,頓時愣住,那是–一盒巧克力。
「京介,這是...?」
「昨天不練球回家做巧克力,難道不可以嗎?」
「...笨蛋,至少跟我說一聲啊!」天馬再度把劍城拉到自己身旁,把自己的脣覆在劍城的脣上,
用自己的舌頭撬開對方的唇瓣和俊齒,跟劍城的舌頭纏在一起。
兩人互相纏綿了許久,直到都快沒氣時,才依依不捨地離開,牽出來的銀絲晶瑩透亮,
惹的劍城白皙的臉上覆上一層紅暈。
「看來你不適合驚喜對吧,天馬?」「嘿嘿...」
 
/

放學後。
 
「京介~~~~~」「幹嘛?」唉,又恢復成往常的樣子了,天馬心想。
「今天來我家過夜~~~好嗎?」「....唉,先讓我打電話吧。」「謝謝京介~」
不過,就是因為這樣,他才喜歡這樣的京介啊。
「吶,京介,我跟你說喔。」「嗯?」
「你巧克力做得太苦了,甜的比較好吃啦!」「那算了,下次不做了。」
「咦!!??對不起嘛京介,下次再做給我吃啦!」「...哼。」
 
/
天馬家。

「先讓我回家拿換洗的衣服。」「沒關係啦!大不了穿我的。」
「你到底要幹嘛?!」「呵呵。京介,你覺得我還會幹嘛呢?」
天馬甜甜一笑,但...那笑容有點詭異。
劍城恍然大悟,完了...自己中招了...

/
隔日。
劍城扶著痠痛的腰來到學校,面相難看的走到置鞋區。
早知道昨天不要送巧克力給他了...劍城心裡咒罵著。
「京介~~~~~~~~~」熟悉的叫喚聲。
「不要靠近我!啊痛痛痛痛...」
 

熟悉的叫喚聲卻等於...美夢,不,惡夢的開始。
 
【註】蒼井優美是化名,請無視她 xD ( #
------------後記----------------

不知為什麼,我到最後一句突然想讓劍城底迪崩壞一下xD
大家猜猜天馬讓劍城去他家做什麼呢 ^^ ?
哈哈 xD 請自行腦補吧 ~ ( 眾踹
下次主題 - 豪風夫妻相性一百問 !!
敬請期待 ~

-----------謝幕----------------
「昨天不練球回家做巧克力,難道不可以嗎?」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nho的部落格

优姫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