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瞬交往設定(#
*微井皆(??????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沒練習顯得特別安靜呢。
不過大廳有小小的聊天聲--
只要是從那裡進出的人都會看見一位白髮男孩與橘髮男孩坐在大廳的椅子上正聊得很開心。
 
這時,進去大廳裡的是剛跑步回來的瞬木隼人。
一進大廳就馬上看見自己男朋友-井吹正和橘髮男孩,皆帆聊天聊得很開心,又笑得很開心。
看見自家男朋友和對方聊的那麼開心,難免會吃醋的。
 
「竟然...沒看到我嗎?」站在門口的瞬木,直盯著兩人已經快一分鐘了,卻等不到對方的任何話。
 
「嗯?瞬木君?怎麼了?」進大廳的真名部看見站在門前的瞬木疑惑的問了下。
這時皆帆和井吹才抬首意識到原來瞬木在他們前方。
 
「沒什麼...。」他連看也不看身邊的人是誰就直接回話,平淡的話語,論誰看到都覺得他不對勁。
 
「瞬木?」井吹站起,喚著瞬木。但結論想也明瞭的,瞬木他根本不想回首看看便朝自己房間走去。
 
「瞬木君怎麼了?」一旁的真名部搞不清狀況的問著。
「不知道...」井吹看著自己愛人的背影,臉上流露著少許的擔心與難過。
 
『到底是怎麼了?只能等等晚上吃晚餐時關心他了吧。』井吹這麼想著。
 
很快的一下子就到了碗飯時刻。
 
「喂,瞬木。」井吹拿著已經盛裝好晚餐的餐盤走到瞬木旁邊。「我跟...」
 
「啊~隊長」瞬木完全無視了井吹的話,直接拿起他自己的餐盤跑到了天馬身邊。「隊長我今天坐你隔壁哦~」瞬木笑了笑便放下餐盤坐下。
「啊、好的。」天馬的有停頓,看了看井吹才答應。
 
「......」看見瞬木已經坐在自家隊長旁邊開始用餐時,心裡感覺有說不出來的感覺,不過也不能跟著去吧。
井吹只好到一旁空無一人的桌子,坐下。
 
「咦?」見了此狀的野咲手裡拿著餐盤偏頭疑惑著。『平常他們兩個不是很要好的一起吃飯還一起放閃的嗎?』野咲心想。
「那個...」鐵角也跟著疑惑。
「他們怎麼了?」九板直戳了重點。
 
對!怎麼了?沒人知道啊。全場除了井吹與瞬木,都搖了搖頭。
 
「井吹君。」皆帆將餐盤放在井吹的那張桌子上並且和真名部揮了揮手意識要他過來。
「怎麼了?」井吹抬起首看著站在眼前的兩位。
「根據方才皆帆君手勢的意思,我們是要和井吹君一起吃晚餐。」真名部推了推眼鏡道。
「哈哈!真不愧是真名部君!」皆帆看著真名部微笑,又對井吹說-「可以嗎?」
「喔...嗯。」見井吹答應,兩人便坐下。
 
坐在天馬那桌的瞬木,看著井吹和皆帆坐在一起。心情就是整個不爽嘛!
 
「本來是要他自己冷靜想一想的....」瞬木小小聲的說。
 
今天的晚餐吃的有些膽顫心驚呢,因為井吹和瞬木。
在坐各位根本連話都不敢說,氣氛實在很冷。
 
晚飯在這個僵硬的時間結束了,當大家各自回房時--
 
「瞬木!」井吹又再次叫住瞬木。
「還來...」瞬木小聲的說。
「你到底怎麼了??!」因為對方不回頭,乾脆直接抓住對方的手。
「喂!你幹嘛啊!!放開我喔!!!!」瞬木轉過頭首惡狠狠的看著抓住自己的手的人。
「不放!!快說你到底怎麼了?下午就不對勁...剛剛又無視我....」抓住瞬木的手漸漸鬆開了。
 
「這樣真的好嗎....」躲在牆壁邊的真名部靠著皆帆耳朵邊問著。
「嘛~沒被發現就好啦~」皆帆小小聲的回應。
 
瞬木見對方抓住自己的手已經鬆開便甩開他的手。
 
「道頭來還是沒想過嗎?」瞬木冷笑著。
「什麼啊...!?」井吹因看見對方將自己的手首甩開所以回覆時的語氣顯得有點生氣。
「你之前是一直看神童想神童,現在呢???無時無刻想皆帆嘛!!!!?」瞬木對著井吹大吼。
「啊??我只是和朋友聊天有錯嗎???」井吹也不服輸的回吼。
「移情了難道沒錯嗎!!!!」
「我沒有啊!!」
「之前是神童,這次是皆帆,下次是誰啊????」
「我....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在說什麼?你知道看到你和別人那麼要好我心裡會吃醋啊!!」
「那、那你又是怎樣啊?還故意去找隊長?!你會我不會嗎!!?」
「你會??你不要害我笑了!」
 
「這個情況...好像你也有錯哦..皆帆君...」真名部說著。
「欸...好像是呢。」皆帆一臉無奈的看著兩人。
 
因為井吹和瞬木吵架的地方是在大家房間外的走廊上,任誰都可以清楚聽到兩人大聲”交談”的內容。
 
「吶,你們不要再吵了啦。」野咲率先從房門走出來和兩位正吵的正兇的人說著。
「是啊...這樣沒辦法休息啊。」鐵角接著從他房間出來。
「不要吵架...」森村探出頭來小小聲的說著,不過沒人聽到。
「你們都先冷靜下來吧。」九板也出來制止著兩位。
「先回房好好休息吧?」劍城說著。接著劍城,神童、天馬依序走了出來,方才大概還在討論隊上戰術等等的吧。
「今晚就先別想剛剛的事吧。」真名部說著,和皆帆從旁邊的牆角走出來。
「那,兩位先回房間睡了吧?很晚了吶。」天馬擔心的說著,見自己隊友這樣吵架有些擔心。
「明天在談談吧...」站在旁邊的神童終於開口說話。
 
「不需要!!!!」
「我不用和他談!!!!」
 
兩人各看了對方一眼,便分別進了自己的房間。
 
「這兩位...麻煩了呢。吵成這樣。」
「有一半以上是皆帆的錯!!!」
「诶~~~一半以上??!」
「各位還是趕緊就寢吧,明天還是要練習的呢。」
「嗯好。」
「那隊長晚安。」
「晚安。」
「晚安。」
 
大家都到了晚安後都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在皆帆經過瞬木的房間門前時,聽見小小的哭泣聲。
「那樣的瞬木君竟然...」皆帆心裡的罪惡感上身,對兩位實在感到抱歉。
「想辦法讓兩位和好吧...!」
 
-瞬木房間-
/瞬木視角/
 
為什麼...為什麼嘛?
明明是說好不變心的....
你答應我了....
卻和跟別人那麼好....
你和朋友聊天這我可以理解....
可是你還能聊到不知道我在旁邊嗎 .....
我在心中到底是什麼位置?
「宗正....」我坐在床上,抱著枕頭將頭埋進了雙腳間。
「我很重視你....」希望你可以瞭解到。
 
/視角結束/
 
-井吹房間-
/井吹視角/
 
「....」我躺在房間的床上。思考著方才的事。
你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想?
我只是和朋友聊聊啊...
隼人你到底是在吃什麼醋....
我並沒有變心啊...
你知道嗎?
當我剛剛看見你和隊長那麼好....
我也....
「你對我很重要....」你懂嗎?
 
/視角結束/
 
過了一個晚上,天剛亮了起來就看見到一位咖啡色髮男孩在外頭慢跑著。
雖然說和對方已經吵架了,但每天要跑的進度還是不能少。不過說不被影響根本是騙人的吧?
 
「呼...等等要練習了,還是別浪費代多體力。」停了下來看了看塔的時鐘道。後往宿舍方向回去。
 
--
 
「....」井吹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發呆。
「那個,井吹君~」皆帆走進坐在椅子上發呆的人。『趁瞬木君現在還在慢跑,和井吹君講一下。』
「唔?皆帆?」井吹回過神來發現皆帆站在他面前。
 
「嘛嘛,關於昨天你和瞬木君的事....」皆帆坐到井吹身旁。
「嗯?」
「抱歉呢...。」
「咦?其實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錯。」對方的道歉使井吹有些驚訝著。
 
「不過以現在情況我也有錯呢。」皆帆笑了笑,後說「井吹君也,趕快去和瞬木君說吧。」
「說...說什麼?」
「你很看重瞬木君吧?」
「唔...」
「昨天你們吵的那麼大聲,大家都有聽到哦。」皆帆微笑著。「如果你看重他,怎麼不去說明白?」
 
「我...」井吹沒表示出自己的話,但皆帆是看得出來--
「是不是怕他又不理你呢?」
「!」像是被猜中心裡的話而嚇了一跳。
 
「昨晚我經過瞬木君房間時有聽見細微的哭泣聲哦。」
「???」
「所以我覺得呢-如果井吹這樣覺得而不行動,你們永遠不能和好哦。」皆帆站了起來,摸了摸井吹的頭繼續說著-
「我只能幫到這裡了,剩下看你了。加油。」他微微笑。「啊~瞬木君大概要回來了,好好溝通。」皆帆說完就離開了。
 
看著皆帆離開的身影,方才他的指引,使自己有了信心。也只能上了。
 
「呼~咦?宗...正?」剛進大廳的瞬木見到井吹,下意識的喚著對方的名字。
「那個...等一下!」當自己正要說出話時看見對方轉身想走變身手拉住對方。「讓我...說完......」
 
「唔?」瞬木看著井吹。「好你說...我聽你說完。」
 
「昨天的事...抱歉!!」井吹以90度鞠躬道歉,此動作嚇到了眼前的人。
「宗、宗正你幹嘛啊?」眼前的人一臉驚訝。
「抱歉...我...真的抱歉...。」
「宗正,你知道嗎?我要的並不是你的一句道歉、」瞬木自眼角流出了淚光。「我要的是你的重視。」
「隼人....」井吹看著對方,有點心疼...
 
「我很看重你啊。你對我來說很重要!!」突然的說出這句話的沒有別人-是井吹。
「咦?」
「抱歉是我不懂你的感受...隼人抱歉!別生氣了好嗎?」
「我、」話還沒說完,瞬木就被抱住。「宗、宗正....?」他張大了雙眼。心情稍緩和後接著說「就說了-不要對不起了。那句就夠了。」
「那你原諒、唔?」正當自己正要開口時,對方竟然主動吻了自己。
 
一秒?兩秒?三秒?
 
「宗正、」那個人離開了另一個人的唇,抬首看著對方。
「什、什麼?」被吻者看著對方。
「蹲下一點好嗎?我、我腳痲了...」
 
「噗哧...」當井吹聞得瞬木這番話,不禁笑了出來,「什麼蹲下啊。噗.....」
「唔...笑什麼?你知道吻你還要墊腳很累嘛!!」臉上帶著微微紅暈的瞬木這麼說著。
「好啦好啦抱歉我錯了。」
「知道錯就好!」他笑了笑。
「所以...我們和好了嗎?」雖然現在已經到了兩人互吻的狀態,不和好也怪?不過還是不放心的對方。
「你說呢?」瞬木瞇起眼,微微偏頭。
 
雖然這只是個疑問句,不過對井吹來說這部單單只是個問句。則是個答案。肯定的答案。
 
「吶,要開始臉練習了,走吧?」井吹拍了拍對方的頭問道。
 
「嗯!」
 
--
 
「唉...不知道他們還好嗎....?都還沒來練習呢。」隊長天馬,一臉擔憂的看著門口。
「沒問題的,那兩人。」劍城走到天馬身邊道著,可見他多麼相信他們呢。
「不過真心希望他們沒事呢...」座至地板上的野咲也擔心說著。
「就是阿...」鐵角接著野咲說下去。
 
後鐵角一抬首時,他望見兩某熟識的身影,一起朝他們走了過來--
「诶-?瞬木?井吹?」
 
當大家正擔心時,鐵角的前一句話使大家疑惑了下,但後句卻引起了大家注意而回首一望。
 
「诶------?」
 
見的景象令大家驚訝不已。前一晚吵的跟什麼一樣,現在兩人卻要好的一起走到這裡是怎樣?
 
「你們....」野咲臉旁有些微的黑色線條,他詢問著。
「已經....」站在一旁的鐵角說著,他與野咲有相同的黑線表情。
「合好了嗎?」九板又再次問到了重點。
 
所有人只見兩人點了點頭,互相看了對方微笑。
 
「還好合好了...」旁邊的森村小小生的說著,並且鬆了口氣。
 
在大家還在搞清楚狀況時,瞬木跑向天馬並對他說-
「隊長-我今天宗正一起練習哦!」不等待天馬回應,瞬木直接拿起一顆足球和井吹到場上練習。
 
「隼人走吧。」
「嗯嗯!走吧。」
 
欸....現在已經進階到光明正大的互喊名字嗎?
 
這大概是在場大家的心聲吧?
 
望得現在狀況的大家,除了傻眼還是傻眼。
但在這群人中,惟獨橘髮男孩是微笑著。大概是因為看見兩為合好而感到開心吧?畢竟他也有錯-吧?
 
「皆帆君?你在笑什麼?」淡紫髮男孩發覺身邊的人偷偷的笑著而問了下。
「嘛嘛~沒什麼~」橘髮男孩笑了笑,並不打算說出來。
「根據方才的狀況還有你現在的表情...你一定知道井吹君和瞬木君他們方才的事?」跟不愧很會分析的真名部。
 
不過皆帆看似是打算隱瞞到底,嗯?「不不-真的沒什麼--」
 
「不要裝了啦!」
「我什麼都不知道~」
 
「啊!!!慘了啦...」一旁的野咲突然鬼叫起來(?
 
「櫻你怎麼了?」鐵角因為被野咲的叫聲而嚇到,關心的問一下。
 
「我沒想到說他們今天馬上會合好結果我把墨鏡放在房間拉...!」(??
 
聽見野咲這麼一說,鐵角回應著「阿...對....」
 
「看那兩人練習不練習在那裡閃光了!!」野咲欲哭無淚的說著。
 
「今天只能忍一下那閃光吧...」聽見兩人談話的九阪說著。
 
「也、也只能這樣了......」
 
 
 
後記-----
 
「拜託兩位!!!別再放閃繼續練習好嘛!!!」
 
「眼睛瞎了啦!!讓我們好好練習啊!」
 
「隊長我可不可以早退啊!!我受不了了!!」
 
「兩位練習完到早上都可以放閃夠拉!一定要選現在嘛!!」
 
「這樣怎麼練習....?」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在這個風和日麗一天,在這個新生日本隊的足球場裡,在愉快的下午練習中(?),傳來了這樣的一個抱怨聲.......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优姫醬 的頭像
优姫醬

Renho的部落格

优姫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